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玄幻小说 都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用户中心
淘书城 > 都市 >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的意志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的意志

作者:菲硕莫薯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5-03 13:45:20 来源:笔趣阁info

爱人?”

楚御和炎蛇二人面面相觑。

俩人反应了半天,这才明白,这个所谓的爱人,应该是对象、女友、恋人之类的意思。

可望着这半人半骨的海拉,楚御和炎蛇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德库拉虽然也不是人,可至少外表像人,内心,也像人,只要不说话的话,就和普通人一模一样,一说话的话,就容易让别人知道他是个智障。

而且在内心里,大家都把德库拉当朋友看,也当人看。

结果这家伙,居然和一个半人半骨的异常生命耍过朋友。

最重要的是,这个异常生命体,还存在于地底世界,甚至这个异常生命,很有可能是创造地底世界的存在。

“爱人,这可有意思了。”

楚御哭笑不得。

本以为是个探险题材,结果搞来搞去,可能是老年黄昏恋。

在德库拉的悠久生命中,没人知道这家伙到底勾搭了多少小姑娘,德库拉自己也不知道。

光是大家知道的,就不下五个女人。

在中世纪末期,德库拉勾搭了一个良家农妇,结果因为手指被镰刀划伤后立马好了,德库拉这个没什么见识的老婆直接跑宗教裁判所给德库拉举报了,非说她丈夫是魔鬼的化身。

当时德库拉倒是没什么事,他老婆被人当成了神经病,锁在了高塔里囚禁。

德库拉大半夜爬上高塔去救他老婆,结果他老婆一脚给德库拉撅下去了,后者一寻思这老婆看起来不是太聪明的样子,然后也没留个言什么的,直接离开了村庄去别的地方混了。

大约一年后,德库拉又勾搭一个人妻,还买一赠一送个孩子,原本在教堂正举办婚礼呢,前妻跑来了,二话不说一刀攮了上去,给德库拉扎了个透心凉。

前妻被人当了一年精神病,出院之后就满哪找德库拉,就是为了证明德库拉是魔鬼的化身拥有不死之身。

要知道德库拉虽然拥有欧洲人的面孔,可是在中世纪的时候,这家伙拥有一头罕见的银发和湛蓝色的眼睛,加上一张独特的面孔,一路打听,前妻愣是找到他了。

在大庭广众下,德库拉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在前妻癫狂的笑容和买一赠一的老婆孩子面前,德库拉被宗教裁判所的执事绑在了火刑架上。

俩老婆,一个孩子,一起出钱出力,买了上好的干柴,别人就是看热闹,这三人是真下死力气,深怕烧德库拉烧不透。

德库拉倒是烧不死,主要是闹心,烧了好几天了,都给他烧困了,但是因为是被铁链子绑着的,也跑不了。

要不说傻人有傻福,穿越时空的楚富贵设定错了降临坐标,鬼使神差的跑到了中世纪,正好降临到了教廷大型BBQ烤肉现场。

老楚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总之就是给德库拉救了。

之后德库拉累觉不爱,满欧洲大陆的溜达,然后又认识了一个寡妇白富美,也就是赫赫有名的吸血女伯爵,俩人又上演了一段孽缘。

结果还是不太好,德库拉被绑在了床上,浑身插满大管子,足足被吸了半个月的血。

后来德库拉又跑了,溜溜达达就跑到了亚洲,在清朝末期的时候结识了华夏小姑娘翠翠。

要不说还是东方姑娘比较实在,没整出什么幺蛾子,俩人幸福的度过了几十年,翠翠挂了后,德库拉就留在了华夏,走家串户的跑人家古井里睡觉。

后来跟着楚御混,在海外又认识了间谍头子洛佩兹。

这段感情还是无疾而终,因为大家又穿越了,洛佩兹根本就不记得德库拉。

值得一提的时候,在界外魔文明时,德库拉和楚富贵研究出了融合药剂,可以提取之前时间线某人的记忆,然后融合在现世这个人的记忆里。

融合了记忆提取信息的药剂准备了好多份,别说老冯和楚至道了,就连一些无关痛痒的人都预留了出来,比如圣徒秘社的几个好友等。

可德库拉唯独没给洛佩兹留,估计也是对所谓的爱情没什么兴趣了。

只是大家知道的,就已经有五个了。

更别说德库拉在中世纪的时候还当过领主,又加入过十字军的东征,在这个阶段,鬼知道这家伙又勾搭了多少人。

结果现在,又冒出来了一个。

只不过这个所谓的爱人实在是太诡异了,人不人鬼不鬼的。

炎蛇瞅了瞅海拉半拉骷髅身子,一脸揶揄:“阿德这口味,啧啧,怪另类的啊,花一份钱,买两种服务,太刺激了,又能玩姑娘,又能玩骷髅架。。。”

没等炎蛇说完,突然整个人都飞到了两米上的半空中,然后就和陀螺一样高速旋转着。

还好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十秒钟,炎蛇重重的摔在地上后头晕目眩,刚站起来,哇的一声吐了。

一边吐,炎蛇一边走着s形,可想而知被转的不轻。

楚御微微松了口气,看来海拉并没有下杀心,只是给炎蛇一个教训罢了。

要不说嘴贱没有好下场,炎蛇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海拉虽然没动,但是这一切绝对是她做的。

正因为根本没动弹,所以才让楚御心惊。

这不动都能让炎蛇化身旋转陀螺,要是动的话,炎蛇不得原地爆炸啊。

一个念头就这么厉害,楚御陪着笑脸问道:“大姐,你是你是德库拉那个傻。。。额不是,你说你是我们德哥的爱人,这是什么意思?”

“伴侣。”

“我怎么没听德库拉提起过你?”

海拉反问道:“那你听德库拉提起过其他人吗?”

楚御先是一愣,紧接着苦笑不已。

德库拉这家伙记忆缺失的很严重。

不是说在地球的记忆,而是关于他自己身世来历之类的记忆,他是谁,打哪来,为什么在地球混饭吃,关于这些至关重要的信息,一概不知。

楚御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如果海拉是德库拉的伴侣的话,这是不是代表着对方也是和德库拉一样,是宇宙中某个高等文明的高维度生物,所以德库拉才不记的对方?

“你说的伴侣,是指合法夫妻吗,合法夫妻你明白吗,在我们地表世界,就是官方允许在一起睡觉过日子的意思。”

其实楚御这句话就是试探,对方明显不是地球人类,如果说是合法夫妻的话,那么也就证实了对方和德库拉是同一个物种。

海拉还是那句话:“我们是伴侣。”

丝毫不长记性的炎蛇擦了擦嘴边的哈喇子,嘿嘿笑道:“明白了,就是炮友的意思。”

不出任何意外,炎蛇再次飞天了,这一次足足转了三十秒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楚御微微叹了口气。

炎蛇是他认识的人中最爷们的了,估计这家伙知道也打不过海拉,所以就嘴上占占便宜反抗一下,然后被转的和陀螺似的,完全是自讨苦吃的行为。

海拉看都不看炎蛇一眼,只是紧紧的盯着楚御:“你很喜欢问问题,寻找答案,对吗?”

楚御微微一愣,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下到地底世界的时候,我一直觉得总有一双眼睛观察着我们,难道是你?”

“或许是吧。”

“或许是?”

楚御不明所以。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或许是?

海拉笑道:“我知道你很喜欢问问题,你可以将心中的困惑说出来,作为感谢你照顾我的爱人的回馈。”

“我的确有很多问题要问。”楚御顿了顿,沉声问道:“畸形怪,畸形怪是怎么回事?”

楚御有着太多的问题要问,不只是畸形怪的问题,包括德库拉的来历,对方是谁等等。

而且他认为这其中肯定有着某种联系。

这些困扰在心头许久的困惑,或许海拉就可以给他一个真正的答案,至少也是部分答案。

“恶。”海拉淡淡的说道:“恶的意志。”

“恶。。。的意志?”

楚御刚说完,原本镜子中德库拉呼呼大睡的场景突然变了,变成了一个畸形怪,一个很小的畸形怪,因为没有参照物,具体多大体积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很小。

小畸形怪同样拥有着浑身惨白的皮肤,皮肤上面遍布着坚硬的细小弯钩,和蝎子尾似的。

这个小畸形怪正坐在一片草地上,用一长一短的两个爪子拔着身上的弯钩,每当拔下来一个弯钩的时候,都会喷洒出一片黑紫色的血液,面容也显得极为痛苦。

“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记得它了,对吗。”

楚御一头雾水:“我认识它吗?”

“你给过它一个承诺,至少对它来说,你所说的话,是承诺。”

楚御更懵了,回头看向了炎蛇,后者摇了摇头,明显也没搞明白海拉是什么意思。

镜子中的场景再次变换,小畸形怪身上的倒钩开始成片成片的脱落,疼的这个小畸形怪满地打滚,发出了阵阵惨嚎声。

倒钩脱落后,然后是惨白的皮肤。

皮肤脱落后,纵横交错大小不已的骨骼露了出来。

这些骨骼开始重组,多余的骨骼掉在了地上化为了灰烬,其他的骨骼则是如同人类骨骼一般,组合成了人类的骨架,地上的皮肤如同有着生命一般,开始依附到骨骼上。

这个过程不但缓慢,而且十分痛苦,看的楚御头皮都有些发麻了,哪怕这是个畸形怪。

楚御渐渐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因为在畸形怪脱皮换骨的过程中,渐渐变成了一个小孩子的模样。

皱着眉头,楚御继续看下去。

小畸形怪不但渐渐变成了小孩的模样,皮肤的颜色也开始变换,只不过是乌漆嘛黑的颜色,而不是正常人类的皮肤颜色。

随着有了人类的骨架和皮肤,楚御瞳孔猛地一缩,缩成了针尖一般大小。

“婴尸。。。婴尸小鬼?!”

海拉的声音在楚御的脑海中响起。

“早死,早投胎,来生做个华夏人吧,咱华夏可没那么多害人的邪术,愿你下辈子平平安安的在人间走一遭。”

楚御如遭雷击。

海拉的声音依旧重复着楚御曾经所说过的话。

“你肯定不知道,你是小鬼嘛,又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

“一杯水,倒在地上,还是那么多水,冻成冰,也是那么多,哪怕蒸发了变成了水蒸气,还是那么多,形态不同,可是却永远存在着,明白吗,能量守恒定律。”

“所以,相信我,有来生的,所有生物,总不能无缘无故凭空消失吧。”

这一番话,正是楚御在公共事务安全局楼顶焚烧婴尸小鬼时所说的话。

那时候楚御刚出道,和小Boss蒙龙婆纠缠不休,而蒙龙婆则是炼制了一个镀金婴尸谋害老冯和李雨薇,后来楚御抓到了镀金婴尸,却发现镀金婴本身并无好坏,只是恶人手中的工具罢了。

当时为了让小鬼安心上路,楚御则围绕着能量守恒定律说了一通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话。

海拉半张人脸上,带着一丝讥讽之色。

“你说的不错,它的确是有来生,只不过来生却未成华夏人,而变成了地底世界的畸形怪,靠着吞噬‘恶’来存活,而你说的话,它一直记在心底,变成了执念,变成了信仰,它以为,当有一天它吞噬足够多的‘恶’后,就会回到地表,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变成一个你期望的模样,一个可以在人世间平平安安走一遭的普通人。”

这一瞬间,楚御的后背满是冷汗,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极为可怕的想法。

“因为我所说的话,所以,所以它在死亡之后,变成了畸形怪?”

“是的,一个有着记忆的畸形怪。”

“有记忆的畸形怪?”

“因为有着对你的执念,所以它生存在上面,而不是这里。”

楚御猛然一惊:“你的意思是,有执念的,在地底第四层和第六层,吞噬别人,或者被别人杀死,而没有执念没有任何记忆的,在第七层?”

海拉没有回答楚御,而是看向了炎蛇。

也就在此时,镜子中的画面再次变了。

一个巨大无比的畸形怪出现其中。

这个畸形怪浑身都是如同钢铁一般的外骨骼,一看就是抗干耐操的主儿,有着一副抗揍的好体格子,如同猎犬一般徘徊着,在它的身旁,满是其他不同种类的畸形怪。

“熟悉吗?”海拉指了指镜子:“这是你们唯一没有进行过杀戮的地方。”

“杀戮?”炎蛇凑近了看几眼:“这是。。。地下世界第六层?”

“不错。”

海拉说完后,这个巨大的畸形怪开始分裂,变成了一大堆小型的畸形怪,其中一个皮肤同样开始脱落,骨骼掉在地上后,最终重组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缺少右腿浓眉大眼的光头大汉。

“怪胎,就应该有怪胎的死法。”海拉冷笑着望着炎蛇,继续说道:“就你这种货色,老子在废土末世都是当沙包打的,要是换了在废土上,你的骨骼我还能打磨成兵器,死吧,废物怪胎,以最痛苦的方式记住老子这张脸,下辈子来找老子报仇!”

炎蛇呆立当场,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一番话,正是出自他的口,不只是内容,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楚御不明所以的忘了过去,炎蛇喃喃道:“铁尸,黑色凯撒!”

楚御微微一愣:“袭击基因种子护卫队的那个铁尸?”

炎蛇点了点头。

那时候楚御和炎蛇二人刚刚相遇没多久,俩人大闹了医院后,找出了公共事务安全局里的内鬼,也就是行动十三队的队长仇中磊。

为了获得证据,在机场高速的时候炎蛇独自去追踪铁尸。

后来大家也没问炎蛇到底是怎么处理的铁尸,反正光知道炎蛇带着铁尸的尸体回来的。

而当时孙民辉“体验”过铁尸临死之前的记忆,体验之后吓的哆哆嗦嗦的,望着炎蛇,就和望着一个恶魔似的,还得是那种恶魔中的变态杀人狂。

炎蛇耸了耸肩:“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弄死他怎么了,就是他现在出现我面前,照样搞死他!”

海拉淡淡的说道:“他在临死之前,你为了让他感受痛苦,摘除了他的神经抑制器,颅骨、肩胛骨、肋骨、掌骨、腕骨、躯干骨、指骨。。。炎蛇,或许连你自己都记不得你打断了他多少根骨头吧。”

炎蛇冷哼了一声,没吭声。

楚御则是微微叹了口气。

炎蛇的手法很残忍,杀人不过头点地,看海拉的意思,炎蛇当初并不是直接杀死了铁尸,而是让这个铁尸在死之前经历了很多痛苦。

楚御微微看了眼炎蛇,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时候炎蛇刚从废土末世降临,杀心很重,双眼总是冒出如同实质一般的凶光。

在废土末世上,没有什么怜悯和慈悲,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培养出了炎蛇冷血残忍的性格。

炎蛇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的适应了现世相对和平的环境,渐渐的才改了过来。

海拉微微说道:“他是一个可怜的人,在地表的海外,他被nh公司强行进行了改造,变成了你们口中的铁尸黑色凯撒,所有的行为,都是被人操控的,所以,你不应该让他死的这么痛苦,正是因为这份痛苦,他才没有来到我身边,而是带着执念去吞噬。”

楚御面色大变:“你知道nh公司?”

“我知道地下世界每一个畸形怪的‘恶’,所以,我也知道地表世界的每一件事!”

“畸形怪。。。果然都是地表生物死亡之后所变成的!”

“不只是死亡,还有消逝。”

海拉说完后,镜子中的画面再次变换。

楚富贵进入时空穿越装置时,楚御进入时空穿越装置时,炎蛇进入、德库拉进入、白月进入等等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楚富贵和楚御在某个时间节点有意或者无意改变历史的细节,包括与某个人对话,或者做了某一件事等。

毫无争议,正是因为这些蝴蝶效应,导致了很多原本应该存在的人或者生物,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按照海拉的说法,这些消逝的人或者生物,全部变成了畸形怪。

只不过死亡或者消失之前带着执念的,变成了四、五、六层的畸形怪,而没有记忆和执念的,直接到了第七层,如同人类一般生活在畸形怪文明的城市之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